蛞蛞蛞蝓

偶尔会写写画画
人在加州,时差可能会要人命
qq扩列中!我啥都吃求求你们来找我玩@1286421353

【米英】自由的日全食

我爱狄勒德女士!我爱她的日全食!感觉意识流治好了我多年的中二病 :,)

我就是个没混过圈潜水到老死的米英女孩

在米家呆久了中文退步到抽象

不会用lof也不会打分割线,大家伙儿随便看着玩吧:



男孩依旧挂着金黄得刺眼的笑容。不可见的黑洞在我们背后,拖拽着我们向后,撕扯我们的四肢。但是那引力够不着他,他背后拍打着自由的羽翼,湛蓝的眼睛清澈见底。


我在伦敦的大雨里嘲笑他的幼稚,他在开了暖气的加州握着我的手说,亚瑟,人活着是为追求自由。

多么荒诞不经的发言!但他的疯狂深深吸引着我。我们撒开思想的缰绳,让头脑狂奔,一同陷入十八层的幻想。

可我依旧每天抽着一两根万宝路。方向盘打了几圈,脑子想着税表,眼睛看着油价,心里住着漂亮女孩儿。

于是我忍着笑说,阿尔弗,人的生命就是责任,人活着就是拘束。

生日男孩眨眨眼,回答道, 那我就去中间的那个世界吧。


我念着主的名字恳求他停下来,但是他的身形吞没了日光,自由的月亮已经掩盖了太阳。恐惧夺走了我的声音,这是日全食呀!当安妮·狄勒德转过身时,她说,

“太阳走开了,然后这个世界失常了。”

The world turned upside down!

我想起自由是怎样让英格兰败给她弱小的殖民地,是怎样让断头台斩下法兰西的头颅,是怎样让卡赞查斯基剪断禁锢着大脑的绳子,又是怎样让太宰治带着无解的人生沉入水中。


七月的光芒吞噬了一切,远处奏起了神圣的国歌。他站在我面前如同自由本身,是这不自由世界里的反叛者。他胸腔里填满了年少气盛的狂妄,心中怀抱的是遥不可及的理想。我看见他的手伸向腰间挂着的枪,该死的儒格SP101已然成为了解放灵魂的圣物。


安妮追随着日全食驾车五小时来到雅基马,却在这盛景最辉煌之时恐惧退却。世俗的我们被自由太过不真实的美好所吸引,却又被它畸形的本性吓跑。日全食扭曲了自然的规律,自由论污染了文明的信条。我不敢去想那个中间的世界,所以我在枪声响起之前落荒而逃。


“From the depths of mystery, and even from the heights of splendor, we bounce back and hurry for the latitudes of home.”

从神秘的深处,甚至是从辉煌的高处,我们弹了回来,然后匆匆赶往家的纬度。


我从自由的日全食里逃出来,任由文明的太阳洒遍全身。因为只有双眼在向前看的时候,才能忘记身后现实的黑洞和它放射性的波长。

穷尽一生,只为吹米
lof滤镜真不如ins